和亲友一起嗑全职自留地。

太开心辽!
电竞的第二个冠军!
恭喜国家队!

HMS Glorious

*是个友情向

*原本想送给列表里一个黄少,改了改凑生贺

*实在来不及写完了嘤

学校旁小天主教堂的大钟早敲过了两趟,在郊外分外悠扬静谧,让人产生一种空灵安闲的错觉。晚自习熬到最后十分钟,窸窸窣窣的声音就四处蹦出来,郑轩一套卷子没刷完,不知不觉趴到桌上就好梦正酣了一节晚自习,黄少天不顾他死活从桌子底下伸腿朝凳脚一踹,学校里的课桌椅没几个的零件是完整的,一脚下去凳子哐当一偏,郑轩重心不稳后脑磕到桌沿上。

他显然被压迫惯了不怎么意外,眼皮子没睁开随口抱怨:“恁娘的又作什么幺蛾子啊……疼死我才算完是吧。”他嗓子还没适应,声音显得沙哑浅薄而且打着微不可闻的颤,潜伏上机械波预备对后面那位精力充沛不知...

【楚苏】Somnambulist

*也许是个生贺
*精算师楚×商务英语专业大学生苏
*这两天我穿着小高跟逛街jio要断了
*LADY M蛮好吃的

苏沐橙脚步匆忙,胡乱拉开了背包拉链一条短缝,剑桥双肩包一条带子挂在细窄肩膀上连着吊下来晃荡。她伸手在里边掏,艰难地扯出一件皱巴巴的薄卫衣外套朝身上一披,飞机上冷气过足,她冻得膝盖冰凉。然后她才拿手机,长摁开关——她一向没什么安全感,飞行模式用不惯,索性关机。苏沐橙就近找了个人少的墙边上站着等连接上信号,顺便调了调纽约时间。屏幕上弹出来三个未接来电,是楚云秀。
她给楚云秀的备注是秀秀,姓名里最后一字相叠,多少有点天真傻气,可也亲昵,更裹着一层迤逦叆叇的外衣。
苏沐橙拨了个...

文章憎命达。
课业太重也不想写了随缘吧。

【双花】飞红

意识流文章
纯粹看双花式【兄弟情】

张佳乐刚从前线下来,脸上一层灰扑扑的土,被汗浸得黏结起来,连同过长的刘海垂成深浅不齐的一绺。他奔到后方踹开帐篷的厚重帘子,里面密密麻麻一排伤员像未开战时金融盛世中行情好的股市里拥挤的人群,医护人员在其间跑东跑西忙活,硬是从死气沉沉的闷热里头匀出点警告目光瞪他。
张佳乐大惊小怪地咋呼:“我靠!孙哲平!这里热成这样你还能忍啊!”
孙哲平躺在床上左手缠着绷带,右腿给吊起来,翻了个白眼,额角上汗珠锃锃亮的,张佳乐看得笑到不能自已,简直可以用花枝乱颤来形容,小辫子跟着抖。
孙哲平抬起还能活动的腿一脚踹在张佳乐屁股上瓮声瓮气地骂:“你他妈怎么有空到这来了,能有点正形吗,张副官...

【伞修】沉烽静柝


决定真的开始玩lof了。
原来是江苏高考0分作文的,
现在久远了,
连主旨都改了放上来。
玻璃渣预警。

1.苏沐秋意识到自己的五感仅剩了视觉,其余都被生生剥离去。他闻不到走道间福尔马林的气味,碰不到冷冰冰瓷砖墙壁。苏沐橙抵着叶修肩头,她发抖得厉害,像在海上动荡着的一艘将沉船只。一路数不清的病人家属嚎啕着,由于苏沐秋听不见声响,仿佛只是一场夸张默戏。这片无声中只有叶修搭调,他看上去是漫不经心的,一尊等待被推倒的雕塑。苏沐橙掐着他小臂,皮肉由白及红,海岛半熟莲雾喜气逃脱。

2.苏沐橙昏睡过去,叶修坐在阳台上乘凉,前阵子洗衣机水管开裂污水涌得到处都是,他们两个都修不来,只得任由了水漫金山,夏季闷热助长水...

收到大哥@执笔行凶 的本子了!
超级激动立刻拆包!
Aroma是烫银的,其他就是黑白灰了。
性冷淡!好看!大哥的文也好看!
【语无伦次】这是我买的第一本本子!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