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亲友一起嗑全职自留地。

【伞修】沉烽静柝


决定真的开始玩lof了。
原来是江苏高考0分作文的,
现在久远了,
连主旨都改了放上来。
玻璃渣预警。

1.苏沐秋意识到自己的五感仅剩了视觉,其余都被生生剥离去。他闻不到走道间福尔马林的气味,碰不到冷冰冰瓷砖墙壁。苏沐橙抵着叶修肩头,她发抖得厉害,像在海上动荡着的一艘将沉船只。一路数不清的病人家属嚎啕着,由于苏沐秋听不见声响,仿佛只是一场夸张默戏。这片无声中只有叶修搭调,他看上去是漫不经心的,一尊等待被推倒的雕塑。苏沐橙掐着他小臂,皮肉由白及红,海岛半熟莲雾喜气逃脱。

2.苏沐橙昏睡过去,叶修坐在阳台上乘凉,前阵子洗衣机水管开裂污水涌得到处都是,他们两个都修不来,只得任由了水漫金山,夏季闷热助长水腥味浓烈,不仅沤得瓷砖缝胀裂,甚至于泡得人眼皮发肿,黏又承载着些许意味挂下来。叶修索性不去抗争,他闭眼掏出一包黄鹤楼,烟盒放在裤兜里本就糅得潮软,一下被攥成一团,如同皱巴巴的破布头。湿热令人狼狈,火机打了好几次才点上,白烟冒出来也没持续多久,很快被黎明的叹息冲散,日光荡下来,摔进地砖上的积水里。

3.说实话苏沐秋很生气,今天叶修已经抽了三包烟,所有不得已的沟通全部被点头摇头和眼神代替。烟圈白茫茫扩散被树枝叶拢到苏沐秋身边,他想,叶修以前也没怎么喜欢抽烟的,而如今倒是捧着根烟虔诚得像捧个雪原上唯一火种。苏沐秋对此隐隐知道一些,想喊他别抽了,可惜发不出声。叶修听见树叶被晒蔫后落下刮在地上轻轻的响动。

4.苏沐橙三天没去上学了,叶修懒得管她,照例到了饭点,从冰箱里找些剩饭剩菜丢进微波炉里转过几圈然后去敲苏沐橙房门,让她自己走出来吃饭。可能淀粉和水兑多的炖蛋有股腥气,几根青菜飘在油上,还有隔了好几夜的回锅肉被酱油浸得颜色深实在引起不了食欲,叶修勉强扒了几口饭,认命搁下筷子,“咔嗒”一声像是锁舌归位。

5.苏沐秋眼中的色彩在消褪,他的视角已经出现重影了,有一层薄翳的什么挂在瞳孔上,和苏沐橙拆开的奶糖上覆盖的糖衣一样。也没有办法揉一揉,很不舒服,但客观来说对于他在叶修旁边看晚霞还算合适,难得没有霾,天际彤云被季风掸拭过后很亮,他尽可以讲诡霞谲光糅进眼里变成一团蔓越莓味儿的棉花糖。苏沐秋意识到自己身上精力的轶失,可昏沉中的云好像更绵软好看。

6.阳台上的水终于晒干,叶修再搬小凳子时凳脚干燥了好多。

7.苏沐秋的神魂像被抽丝剥茧般一点点从体内分离出去,全部用来填补了穹顶入夜的清晖。叶修终于有勇气在房间里头整理作废的账号卡,真的是一沓,他把那些脆薄的虚拟数据分成两堆,他试图回想是否账号里还有有用的材料和装备,可这一类回忆太折磨人,感性总是冲杀在理智的前方,决堤洪水般攻克好不容易构筑的心理防线,通天巴别一夕垮塌,往好处点比喻是柏林墙倾倒。苏沐秋所见正在开裂,不同于粉碎或是刹那灰飞烟灭,那种逐渐万劫不复的质感最令人绝望他能切身感受到失去一切的,悲哀。
苏沐秋竭力喊:“阿修!我……”
他似乎是能听见自己嘶哑的声音了,好像被一大口甜豆沙齁住了喉咙。叶修猛然回头:“沐秋?”
苏沐秋以为叶修终于能够看见自己,他最后对上叶修的深深一瞥,那是被疲惫不堪磨凿出的清亮,可堪秋阳燃烧麦田或喜马拉雅的新月。分明是隶属触碰极限的澄澈,暴风雨里一面后视镜,在夜色缄默里反射与割裂昏昧。
其实不是,是叶修听见了敲门声而已。进来的是苏沐橙,葬送他无谓的错乱。
她说,我想学荣耀。
苏沐橙闭口时唇抿得像一条绷紧的弦,殷红如染上血的刀锋。可哪来什么刀锋,那些战乱已经平定了吧。
叶修摈弃所有顾虑,听见自己说好,说的是沉烽静柝后残存的疯狂。

评论(4)
热度(1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