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亲友一起嗑全职自留地。

【楚苏】Somnambulist

*也许是个生贺
*精算师楚×商务英语专业大学生苏
*这两天我穿着小高跟逛街jio要断了
*LADY M蛮好吃的

苏沐橙脚步匆忙,胡乱拉开了背包拉链一条短缝,剑桥双肩包一条带子挂在细窄肩膀上连着吊下来晃荡。她伸手在里边掏,艰难地扯出一件皱巴巴的薄卫衣外套朝身上一披,飞机上冷气过足,她冻得膝盖冰凉。然后她才拿手机,长摁开关——她一向没什么安全感,飞行模式用不惯,索性关机。苏沐橙就近找了个人少的墙边上站着等连接上信号,顺便调了调纽约时间。屏幕上弹出来三个未接来电,是楚云秀。
她给楚云秀的备注是秀秀,姓名里最后一字相叠,多少有点天真傻气,可也亲昵,更裹着一层迤逦叆叇的外衣。
苏沐橙拨了个视频请求过去,她没告诉楚云秀自己连夜飞了纽约。手机屏上跳出楚云秀的脸,看样子是在办公室里,彼时同一办公室的除了她再没别人深夜加班,灯光挺暗,还是可以看出她的大地色眼影愣是堆挤出个疲惫的三眼皮,掩着追随银色时装长项链上几何图形反射亮点的瞳仁。
“刚刚怎么关机啊,有什么事啦。”
苏沐橙冲她眨眼睛,你猜啊。
“猜什么猜,你大半夜能干什么。我到现在还有三份规划没做呢,资本主义压迫人啊。”楚云秀有气无力地抱怨,不过考虑苏沐橙古灵精怪的性子,还是从善如流地看看她身后背景尝试判断,“那广告牌上是Bvlgari的新品啊,纽约这边刚推出,大陆暂时没有吧。”
苏沐橙嘻嘻一笑,对着镜头挥了挥手,她手机像素不高,有点模糊卡顿,反而显出点神秘的样子:“不在大陆哦——”
“册那……纽约机场?”楚云秀辨认了一下地上的砖块,嘭地靠到椅背上,直着手肘撑在办公桌沿上。
“答对有奖!”苏沐橙看起来挺高兴的,问她有没有空接见一下啊,楚小姐?”
楚云秀唰一下把搭在椅背上的风衣拎起来,说,在机场等着,我马上过来,最多二十分钟,自己找地方坐一坐。

“啊,晚上还算凉快。”苏沐橙坐上副驾又下来,机场边上的月亮完整无缺,不像那些高楼大厦鳞次栉比的,即便有赏月的闲情逸致也只看得见那些被镜面玻璃反射得支离破碎的光斑。她的外套在出门的时候塞回了背包里,短袖短裤,楚云秀脱了自己身上的硬纱黑风衣给她临时裹裹。
“你为什么飞了十几个小时半夜来找我呀?”
苏沐橙故作惊讶:“你真不知道?”
“呃……”楚云秀靠着引擎盖,把脚从高跟鞋里解放出来,Philipp plein黑漆尖头硬皮,前几天结的痂还没全好就脱落,脚后跟通红。她扭扭脚腕,试图缓解疼痛,然后一瘸一拐地赤脚走到后座扒拉出一双棉质拖鞋给自己换上。苏沐橙的反问快要荡碎在纽约凌晨一点半的街边,然后她才不紧不慢地接过话头,“什么狗屁生日,我自己都不想过。My birthday is filled with the analysis of economic efficiency and data summary,index,catalog or digests. ”
她说得一字一顿,同时用手里那双反人类的高跟鞋鞋跟轻轻戳她那辆平时上班挤地铁闲置,只有外出撑场面才开的特斯拉,很快反悔停手开始心疼,用手碾了碾,确认过没有留下划痕方才松一口气。
苏沐橙象征性抬头望了望天,这种大都市边上,寥寥几粒星子都成为比奢侈品更昂贵的东西。
有谁不攀登夏天呢?
她略一踮脚揽过楚云秀单薄肩膀,女孩子两具借着夏季威势的温热身体贴在一起,却也清清爽爽两厢分明,苏沐橙问,花香?
楚云秀半分自嘲回答,是啊,VERSACE,算买得起。
她掰过苏沐橙的头有点循循善诱的感觉,又很愤然,对公司也对自己,她说你学商务英语的,可多投点简历好好找工作,越高层越好,不然最后混成我这样子,成天坐办公室,得少过几十个生日。
苏沐橙盯着她眼睛,星星是倒映不出来,但满是因为偏远而年久失修的路灯光在跃动,盛在眼眶里边和时代广场的霓虹灯效果没两样,半分华灯满堂彩半分高处不胜寒,偶然有自己一闪而过的影子。

楚云秀把著名的Lady M蛋糕从冰箱里坑出来全给了苏沐橙,外形久置有点塌,精致就名不副实了,何况半夜里味觉困顿吃起来没滋没味,楚云秀自己就喝那种寡淡的黄瓜西芹汁垫肚子,青汁气浓郁,苏沐橙凑过去看了眼就皱着鼻子缩回来,把自己眼前的小蛋糕往楚云秀面前推推:“折磨自己没必要吧……好不容易过个生日嘛就尝一口!”
楚云秀靠在沙发上,伸开一双大长腿一副要死要活地样子撑着沙发桌,靠着吸管喝她的果汁,顺便卸掉猩红色唇膏,卸妆湿巾沾染上艳烈醒目的色彩,提早了日出江花红胜火,刺得苏沐橙眼睛生疼。她腆着一张脸挣扎张口示意自己没手要喂,苏沐橙就递过去一勺到她嘴边上,她想起来当年她们初遇时,楚云秀高考完办十八岁成人礼,苏沐橙还小升初,她也是这样一副骄矜模样,长辈称赞,睫毛细密,像初生一簇芦苇携着清风颤,垂着眼笑吟吟一派自持和苏沐橙打招呼,脖子里红绳挂着的金玉佛像端端坐着,后来那尊玉佛转到了苏沐橙修长脖颈上,是因为楚云秀实习期戴了一天被经理骂个狗血淋头,她说祖传的挺好,送你了。
当时她想,谁愿意攀登这样溽热又烦闷的夏天呢?
苏沐橙把蛋糕丢在茶几上,从颈后解下佛像,放在手心里攥了攥,有余温,就是楚云秀八年前递给她的那一尊,当年少女的微醺的体香是漫长夏日清晨炎阳未出时暖热蒸腾的木兰花香水汽,如今换成了薰衣草味儿。
“喏,生日礼物。”她递还回去,仿佛在一瞬逾越了八个夏季的时间跨度。
楚云秀耷下眼皮,矜贵气度半分都未磨损,她用双手捧慈眉善目的佛像,郑重道谢了又默然抿唇——她知道她有权接回本就属于她的夏天。

评论
热度(25)

©  | Powered by LOFTER